iheardrinbow

俞飞鸿说,
“生命本就是件无意义的事。”


一株植物的生命没有任何意义,
若要赋予它意义,
那光合作用便是它的意义。

人的存在同样没有意义,
为了摆脱这种虚无感,
便赋予自己梦想与价值,
有时甚至被外物束缚,
忘了自己真正的心之所向。

但最为可悲的还是,
哪怕是最为有意义的事物,
也终究是昙花一现,转瞬即逝,
万事万物间无永恒之物。

评论

热度(4)